主页 > 旅游 > 正文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99度社区

土地碎片化流动资金少农技服务缺:种粮大户期

  ■阅读提示   又是一年秋收秋种时,秋冬种的面积和质量直接关系着明年夏粮的收成。农业生产的引领者——— 种粮大户们在想什么?他们在规模种植的路上有什么困难?   河北日报记者赵红梅   1   土地碎片化影响基础设施投入———盼分散土地集中流转   近日,鹿泉市东营村村民王瑞晨找到种粮大户杜永峰,希望把自己的3.68亩土地流转给他,但被拒绝了。“我创办了鹿泉联民土地托管专业合作社,现在,经常有农民找来希望把承包地流转给合作社经营,如果不是成方连片的,我都不敢接了。因为如果土地分散的话,经营规模越大,效益反而会越低。”杜永峰告诉记者,他租赁了2700多亩土地,但集中度不高,这儿一片,那儿一片,给机械化生产和规模化种植带来很大不便。   正定县种粮大户王永波颇有同感。王永波种着200多亩耕地,但其中50多亩分散在十几个地块,“同样是种粮,和整块大面积土地相比,分散的土地不仅费工费时,收益每亩也要少几十元。”他表示,土地碎片化,不利于规模种植。   许多种粮大户提出,希望以村为单位整合土地,把整块的大面积土地流转给种粮大户。   采访中,记者还发现,土地流转的不确定性限制了种粮大户对基础设施的投入。任瑞林是魏县任村的种粮大户,通过土地流转承租着村里100多户村民130多亩撂荒地。“我和村民签订了5年的合同,合同到期能不能续签,还是个未知数。这100多户中如有一户不续签,规模经营的方式就会被打乱。本想在地边种上树,进行林网建设,但由于土地流转年限不确定,心里有顾虑,也就耽搁下来了。”任瑞林表示。   看来,如何让分散的土地集中起来流转,怎样建立土地流转长效机制,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责任编辑: admin